我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认真的和你们谈谈

嗯嗯嗯

Observer.:

虽然不是太太也不是写手……
还是希望有人交流鼓励的啦不然连产出都没动力()

成镜镜镜:

亓书:

  
   

傲寒404:



    
    
    ...

【杂谈】姑娘,你的眼泪没那么值钱

只要你肯用心,上进,机会依然存在。你甚至都不需要怀疑自己的智商与能力,因为这个世界上不肯努力的人实在是比不聪明的人多太多了。

林朵:

上周给部门某妹子安排了一项工作,说定今天之前搞完把成果交给我,今天去问,才做了个开头,而且是个质量烂到不忍直视的开头。问及原因,妹子理直气壮答曰:头几天跟男友吵架,无心做事。

吓得我当时整个人都Duang了。

且不说她一个人的任性会给整个项目组的工作进度带来多大耽搁,就冲着这种无情无耻无理取闹的可笑理由,我也没办法再强撑着老好人的架子放她一马了,于是收起笑来说了她几句,真的只有几句,还都是拣轻了说,妹子脸色一变,居然在办公室里就挤出眼泪来了,那...

【杂谈】个人的自由,群体的桎梏(第二篇)

在眼下这个还不怎么理想的世界里,保障群体待遇的不是爱与道德,而是规则和实力。

林朵:

之前写过一篇同名文,但当时的论述未能完全表述清楚自己的观点,加上这段时间又有了些新想法,索性另起炉灶,重写一篇。

-------------------------------------------------

身为女性,成年后往往会遇到一道很困难的选择题:是应该侧重于发展事业,还是应该侧重于照顾家庭?


理论上说,无论选择侧重工作还是偏向家庭,这都该是女性(也包括男性)的个人自由。


不过现实却是,无论选哪一边,都要面临诸多不如意。...


【扯淡】在LOFTER这款图片社交应用上当文手是怎样一种体验?

?

林朵:

在LOFTER上时不时会看到文手对画手表达出羡慕嫉妒恨,同样是产出,但所受关注度却可能天差地别。这其中原因固然复杂,但抛开专业门槛、视觉吸引力等方面不谈,单从LOFTER这款APP本身的特点上,或许也能一窥端倪。


  • 文手们站在什么位置?


LOFTER官方介绍:国内最优质的图片社交软件,你可以在LOFTER随意晒图,分享生活,也可以加入摄影、时尚、同人、cosplay、女神等上万个兴趣圈子,轻松找到同好,发现生活奇遇。


LOFTER这款软件的官方定位就是图片社交软件,大部分主导专题内...

【杂谈】天赋渐衰,积累无止——写给辞职跳槽的自己

真正没有选择的,是那些青春不再,又没有用耗费的青春完成相应职业积累的人。

林朵:

最近辞掉了工作,先是很俗套地出去旅行一段时间,再回来。老实说,这段旅行的感觉,和当初离开学校的毕业旅行,有点相像。


同样的前程未卜,漂泊不定。


不同的是,刚离开学校的我,年纪很轻,精力充沛,外表算不上多好看但至少青春新鲜,还能理直气壮地充当祖国八九点钟的太阳;现在的我,年纪不轻,精力不济,全身上下都被岁月这把杀猪刀卖力招呼过,也不知道究竟还能算几点钟的太阳,总归不再是最招喜欢的那个时刻。


有句老话:年纪越大,选择越少。...


【杂谈】怎么写是作者的事,怎么看是读者的事

在思考

林朵:

网络上的每一篇文发布之前,写作者应该都希望它能得到读者的认可与称赞。


不过那只是个人的期望,事实上,许多文章在发布之后,除了好评,也会不可避免地伴随着差评、争议或质疑。


个人愚见,不必为已经发布的文章多做解释。


这和是否在意无关,而是写文这件事上有条可以避免许多烦恼的好界线:怎么写是作者的事,怎么看则是读者的事。


所以写作者只能管自己的事,至于别人的事,手没法伸太长。


这就像是厨子做菜,主料配料怎样搭配,下锅次序依次哪个,腌制炙烤分寸几何,都是些厨子自己可以掌...

【杂谈】女孩应该怎么样?

警惕

林朵:

一位朋友在社交平台上发了张自己儿子的照片,小宝宝倚靠在一只大毛绒熊旁边,画面纯真可爱。


结果另一位男性友人在下面留言:不要给男宝宝玩毛绒玩具,不然长大了没有男子气概。


而他默认的另一层意思,应该是女宝宝可以玩毛绒玩具,因为女宝宝长大后不必有“男子气概”。


那么所谓的“男子气概”,究竟是指什么呢?


这是那位男性友人对此所作的名词解释:勇敢,坚强,果断,有责任感,有正义感,能主动保护家人。


虽然对玩毛绒玩具是否会影响到一个人形成以上性格特征这个问题存疑,但我更想问的...

【杂谈】个人的自由,群体的桎梏(第一篇)

警惕自己

林朵:

表妹今年大学毕业,招聘会参加了若干场,合心意的Offer却没拿到几个。昨天与她通电话,表妹对此颇有微词:“同系的男生无论在校期间表现多么糟糕,都是企业争抢的对象。许多女生各方面都不差,但好职位却没她们份。”

如果是几年前,我可能会义愤填膺地跟表妹一起讨伐那些无良企业对女性的歧视,但如今我却有些哑然。

因为把责任全部推给企业一方未免有失公允。

 当然,这份责任还需要许多方来承担,比如认为女性天生就该呆在家里的社会氛围,比如在生育一事上明显把重担都压在女性身上的制度建设,但今天,我想谈的是,有一小部分女性本身,也需要为此负起责任。

选择的责任。...

© 住南極的熊|Powered by LOFTER